您的位置:首页 > 明星 > 网络红人 > 诸静韵: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不必在乎他人的看法

诸静韵: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不必在乎他人的看法

时间:2019-04-28 16:10:27 来源:搜狐

提到“房东”,我们可能想到每个月月末或者月初的傍晚上门收房租的阿姨,带着很粗的金戒指和硕大的珍珠项链,有好几套房;

提到“木匠”,我们可能想到穿工装裤的中年大叔,搬东西的时候手臂上鼓起来明显的肌肉,头发里面藏着碎木屑,衣服上有时候还会沾一点油漆;

提到“买手”,我们可能想到时尚的小哥哥小姐姐,他们提着当季的包包,戴着夸张的耳环,穿梭在各大时尚门店里,熟悉每个品牌今年的最新款;

如果一个人,既是房东,又是木匠,顺便还是个买手,那你能想象他大概是什么样的吗?

不想当买手的木匠不是好房东

第一次见到诸静韵是在她的木工工作室里,她瘦瘦小小、短发、个子不高、穿纯色T恤,笑起来眼睛亮亮的,看起来年纪很小——确实很小,93年的女孩子,刚刚25岁。

做木匠,对诸静韵来说,是上大学之后才有的打算。她大学读的专业是建筑设计,古建筑结构是必修的专业课之一,学了之后觉得很喜欢,斗拱、榫卯等古代匠人的手艺很打动她,加上本来就喜欢做手工,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做下去了,慢慢地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现在,在诸静韵的工作室学做木工的大部分是小孩子,她自己也会做一些小东西,比如首饰啊,摆件啊,首饰盒之类的,放在平台上卖。

除了这些,诸静韵还是一个短租房的房东。她的短租房里面的包括茶几、床、桌椅板凳之类的木器家具都是自己做的——一定程度上来说,木匠可以创造生活,也可以改变世界嘛!

有些人一看到“短租房”三个字,会觉得,怪不得能活得这么自由,房东嘛,家里都是“有矿”的——吃穿不愁、家里有房,当然想干嘛就干嘛咯。

其实不是这样,诸静韵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没从家里拿过钱,一直在靠自己。用来做短租的房子也是租来的,她只是把原本平淡无奇的房子,加以装修、创造,变成一个有趣的“家”,租给从全国各地到杭州旅游的背包客。

做短租这件事情除了赚钱,对诸静韵来说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可以认识很多朋友,借着一间房子的缘分,认识更多有趣的灵魂。

现在,诸静韵的短租房里,除了自己和一只猫,还有很多来来往往的有趣的朋友,以及出自“木匠”诸静韵之手的家具。

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就是最大的意义

有时候,我们会把诸静韵这样有很多身份的年轻人称为“斜杠青年”,很多人会羡慕“斜杠青年”的生活,羡慕他的多种职业、多种身份、多种人生,尤其是多种收入。

其实诸静韵说,与其说自己是“斜杠青年”,倒不如说是打了三份工。

打三份工意味着更多的责任、更多的工作、也有更多的压力——每一份工作都要做好,每一个身份的自己都要对自己负责。

家人有时候也会问,为什么不去找个舒服一点的工作呢?至少父母在亲戚朋友问起来“你们女儿现在在做什么工作”的时候,不用回答“我女儿是个木匠”,诸静韵自己也可以不用搬比自己还高的木头。

为什么呢?喜欢啊!因为喜欢,所以愿意每天和锯子、刨刀、木板打交道,因为喜欢,所以可以搬得动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木板,因为喜欢,所以虽然忙、累,但是快乐。

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无论别人是赞美还是嘲笑,是羡慕还是不屑,是理解还是质疑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只活给自己的人生,是快乐的。就像二更曾经拍过的一对在昆明的大山里隐居的夫妇,飞天猪和猪坚强,无论外界对他们的评价是什么样的,至少他们自己的生活是那么平静快乐。

每天伴着晨曦被鸟儿吵架的声音叫醒,晚餐之后去看每天都不一样的落日,春天种下土豆的种子,不用打理,单单是把种子交给土地,到了秋天,就能收获好几麻袋的土豆,一整个冬天都可以享受在火塘里烤得绵软的土豆了。

他们应该不会像我们一样向往诗和远方,因为他们的生活本身就是诗和远方。

我们总是会想,等到忙完了这一阵子,就休息一下;等赚够了多少多少钱,就去做喜欢的工作;等到买了多大多大的房子,就放自己彻底地放松下来……可其实事情是忙不完的,钱也是赚不完的。

有人说,做一件事,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。其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是这样,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,等待是没有意义的。

总有人正在做着我们喜欢的事情,总有人正在过着我们向往的生活,正在读着我们向往的诗,生活在于我们而言,可望而不可及的远方。

那这个人,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自己呢?

分享到: